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其他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文案 小北爱吃肉

其他作者:chenli日期:2021-09-28 11:56:36点击:180

我想很多人都该有过这样那样的一段青春,为了一个人,一路跟。特别喜欢何洁的那首歌,我曾努力地爱着一个人,那是我心底最美好的过程。也正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我心底陪我走过了整个青春。

2007年的秋天,我初二。因为他心血来潮的一封情书,我们在一起了,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此之前我们虽在一个班却没有过多的接触,只是我会特别在意他笑起来时眯成一条线的眼睛。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有的只是在老师转过身时偷偷飞过来的小纸条,就像那个年纪的初开情窦,没有过多虚无的物质,只是点滴的关心又带着些小心翼翼。我总是嘲笑他实在不好看的字体,那段时间就见他买了字帖天天练习。他没有喜欢的明星,但随了我,说潘玮柏就是他的偶像。他对流行歌曲从来不听不唱,但后来却给我唱了首《路太弯》。他不擅长写作文,写过最长的是那年写给我的信,那绿色信纸上的每一个字都似乎在宣誓着会一直在我身后等我的誓言。可太美的承诺真的只是因为太年轻。我一直都在你身后,可怎么再也不见你回头?

那时候的我真的太骄傲,云淡风轻的话总说得太早。在你提出分手之后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当默认了。我也故意在你面前和别人闹得很开心,开怀大笑时余光却定格在你身上,而事实是,你也确实认为我真的已经无所谓了。我什么也没说,因为你不知道即便是爸妈发现了我收藏的纸条,挨了一巴掌后我也只是倔强的一句“我不会和他分开”。你不会知道之后的我有多懊恼,懊恼自己过百的体重,以为不要命的减肥你就会再回来我身边,导致后来落下很多的病。那时候的我天真地认为你丢掉酸苹果是因为喜欢甜苹果,却并不知道你其实并不喜欢苹果。

后来的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却再也找不到开口的理由。唯一的那次是你拿着同学录让我选一张写,我记得你当时的称呼是班长,我慌张着接过却在不经意间低头红了脸。后来填志愿的那一张纸,生生让我们在各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真的就像《路太弯》里唱的那样,我一路上跌跌撞撞,却再也找不回拥抱的形状。

上高中前的暑假我常在QQ上有事没事地找你,你习惯隐身,所以我隐身的习惯到现在都没有再改过,只是现在我不会再对你设置隐身对其可见。你有时也会偶尔陪我玩一会游戏,有时我也会和你同步看些动漫。那时候你喜欢《死神》所以我也跟着看,想着或许能跟你有更多的话题。我也借着游戏的借口问到了你的QQ账号和密码,得了宝贝似的激动地一晚上都没睡着。我以为我们能这样走下去,即便是朋友也已经很知足。但是高中开学后你的头像再也没有在电脑右下角闪现过,我也再没有关于你的消息。
我还是继续看你喜欢的动漫,等着有一天你还会跟我说:“你看到哪了,怎么看得这么慢。”
我问来了你的号码,琢磨了很久给你发了条短讯,等着你会回我说,“原来是你啊”。
我在你们学校贴吧发帖找你,机缘巧合地结识了你的一位同学,然后就向他各种打听你的近况,等着有天你会惊讶我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
每次放假回家排队的车站,我总在不停地往队尾移动,等过了一辆又一辆开走的车,翘首巴望着和你的不期而遇,能跟你说声:“嘿,好久不见。”
可是,什么都没有实现。
我也知道提前两个月在你空间的生日倒计时留言,你知道只是没有再多看一眼。

身边总有好友跟我描述他们见到过的你,但我对你的印象,却还是停留在那年。
我不敢再去拨打那个总是提示我关机或是无人接听的号码,不敢再去打扰你努力的学习,这些不敢不打扰也逐渐堆积起越来越难以跨越的鸿沟,横亘在我们之间,就像我们越来越远的卷面上红笔数字的距离。

我用你给的密码在你空间设置了一首背景音乐,是山野的《我们的无奈》。歌词里说,我们的爱太无奈,总是参杂着伤害,谁离开,谁等待,谁用真心在表白。我知道你不关注空间但也还是等着有天你或许能听懂我对你无声的表白。只是没想到我等来的却是你用这句歌词对另外一个女孩的表白。

我也在你空间设置了一个仅主人可见的相册,里面放了我通过各种途径保存下来的从你小学到初中到高中的照片。后来你把相册改成加密,密保问题是“你怎么样了?”而答案却是,“我很爱你”。我知道答案是你对她说的,可你却不知道那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我看着从不上空间的你开始频频去另一个空间了,我发现从来不听流行歌曲的你知道“旧故里草木深”了,我注意到你将千年不变的QQ昵称改成“等待”了,我讶异地看着你不隐身而都在线了,只是这些的这些,都不是因为我。

也许是积压了太久的情绪,终于在得知和你高考成绩的差距之后,所有的心理防线都崩塌了,溃不成军。心里似乎有一只猛兽再也经不起刻意的压抑叫嚣着冲出牢笼,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你知道吗,全世界都知道只有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你很惊讶,你说,我真的不知道。我说,你现在有在乎的人了吧,你说,嗯。其他的什么我再也看不进去听不进去。听说任何肌肉太过用力都会因为过分释放能量时缺氧而形成乳酸,就会感到酸痛,那么我满腔的酸楚大概只是因为太过用尽心力了吧。不着痕迹地小心翼翼喜欢着的那种心情,分分钟像踩在刀尖上行走,虽心有余悸但每走过一步都沾沾自喜,可却忘了一旦掉落便是万劫不复之地。

填志愿的时候我只想着要一个人去一座很远的没有你的城市,然后我便能将你忘记。可是终于你我天南地北,我却后悔了。我才知道,原来你的城市下着雨的时候我不能为你送一把伞,原来你饭卡丢了的时候我不能和你吃一顿饭,原来你走过的每一条路留下的每个印记我都不能涉及,原来两千多公里隔绝不了想念却能将那种无能为力拉扯得鲜血淋漓。于是后来我去了次你生活着的城市,看你照片里有过的风景,走你回来时走过的路,感受和你同一天空的呼吸,只是,我没有去见你。

钱包夹层里的你的照片没有陪我漂洋过海,却跟随我从南方想你的雨季走到北方心灰意冷的雪地。时常翻看手机相册里你的那张背影,它提醒着我曾那样近的走在你身后,而它也似乎在告诉我。我只能在你的身后。

后来的我鼓起勇气加了你微信,我想尽可能用一种轻松的语气,只是因为我真的不想失去你的消息。可这次你却认真地说,对不起。你说:“对不起,我不该跟我不爱的人告白。”我突然觉得很讽刺,那句对不起不是专卖店里没有合适大小的那种抱歉而更像是三块一瓶饮料盖子上的那句谢谢参与。

原来我总安慰自己至少曾经我们彼此真心喜欢过,可才知道原来我们并没有那样的曾经。原来我们没有天长地久,我们连曾经拥有都只存在于你心心念念的后悔之中。可能我一直就是这样,喜欢的小说一定要看到结局才肯睡去,一家饰品店一定要全部逛完才肯离去,一段感情非要折磨到气数已尽才肯承认再也回不去。我换上故作轻松的语气说,没什么好对不起的,还是朋友,还带着龇牙的表情。就像很久前我没有表露任何分手的难过,而你也又一次以为真的没什么。只是后来我每每在KTV唱到何洁的《请不要对我说sorry》时哽咽地说不出话。我也是那时才知道,原来你们高三就已经在一起。当时真是庆幸,因为是手机,所以你看不到我当时的表情,也不会看到彻夜辗转难眠早上起来时我两眼红肿的眼睛。

我以为我已经清醒,不在乎的人再纠缠也只会是伤人伤己。只是每次的决心都在看到你的头像之后便没了骨气。有时还是会忍不住打开聊天界面,删删改改最后也只是发出去一句,在吗。然后便是一直拿着手机无尽的等待。我知道身为朋友不该有太多的期待。
莫文蔚曾在双城故事里唱道,“整个冬季当你走过下梅雨的台北,香港也会就连墙壁也为你心情发霉”。想到和你为数不多的聊得比较久的几次,也都是因为她而让你不开心的时候。知道吗,你说你一把泪的时候我一把心酸,听你们的故事的时候我想我真的太勇敢。你说的差不多的时候就会困了,很多次都是在看到你突然发来的“晚安”时才迅速删掉了编辑的一大段内容,再改成“晚安”两字发出去,那种感觉多了真的不好受。那晚因为她又不接你电话你赌气地说要失眠了,于是我又答应陪你起来一起同步看《行尸走肉》,因为你一个人不敢看。两点多你终于去睡了,而我却失眠了。在微博上我说,从《死神》到《行尸走肉》我都会在。只是为她爱得那样辛苦的你,让我心酸不已。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2013年,也是在13年的冬天,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半夜找你说,能不能借我一天去陪我看场电影,你还没有回复的时候我攥着手机在被窝里已经止不住地颤抖,不过好在你还是答应了。那天我为我们穿同颜色的大衣在心底暗自窃喜,你随手放在座位上的电影票在我起身要走时偷偷地又拿回了手里,去车站时能和你并肩而行,你说你喜欢倒数第三排我们便坐在了那里,那天的一切都像是最美的梦境好像一碰就会碎。虽然你并不记得,那天是我的生日。而这个6年前的情人节也就是我生日那天许下的生日愿望也终于能够实现,落下了无憾的句点。

4月底,我收到了你第一次主动发来的微信,你说你和她分手了。你说,果然朋友比恋人要走得远。我说不会可惜吗,你说感情都是慢慢变淡才会分手的。朋友调侃我说:“你的春天要来了。”我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我自然知道我给你再多你也不想要,在别人心中的分量有多少自己又怎么会感受不到。以前想你的时候总会兴奋地写很多话删删改改最终却没有发出去,后来想你的时候再也拼凑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去表达,而现在我想你的时候,只是放一首喜欢的歌然后戴着耳机慢慢睡去。像阿桑说的,三个人的电影我始终不能有姓名。

在家的日子还是会在你经过的路口游游荡荡,看人来人往间或欢笑或疲惫的脸各自经营着自己的爱恨离别。人群中总有很多人让我在脑海中晃过你的脸,他们像极了你的发你的眼,只是都不是你的脸。我终于承认,缘尽的人是再也不会在路上重逢的。

我一路听着别人的故事,也在说着我的故事,只是说故事的人在长大,动辄歇斯底里的心也逐渐老去了。我真的愿意去相信在阿信的生命中有一个“蛋蛋妹”的存在,曾温柔过他的青春,曾让他心中无别人,让他告别了突然的后青春期真的如同诗一般一字一句都灿烂。就像我想去相信当身后的车辆转向我与你时,你伸手护着我是真的在保护我,而不是这几年你对她下意识的动作。就像我想去相信你喜欢上E神的歌是因为那是我介绍的,而不是你将自己与她对号入座。只是我知道,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对着回忆自言自语的独角戏,都只是我一个人的歇斯底里。

爱情里渴望着要与君长相厮守的爱人们都深怕熬到七年时却敌不过一个七年之痒,而你在我的心里已经走过了七年,真的不痛了,只是岁短念长我还会痒。想到曾为了等你的回信整夜握着手机睡睡醒醒,为了你无意的一句话究根问底,而现在偶尔在开机时无意识输入你的生日提醒输入错误时也只能是笑笑而已。

之前听小北的那期节目,《不是忘不了你只是还想等等你》。或许是吧,还想等一个我终于可以有始无终的理由。也或许我还在等有天你的眼里终于可以看到我,那大概会是在13月?32号?星期八?也或者,就在第61秒。

文章评论